我以前都是在地上看云,云的形状千变万化,有时像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,有时像奔弛原野的骏马,有时像徜徉草原的白色羊群,有时像张牙舞爪的凶神恶煞。地上看云看得多了,在觉得云美丽、神秘的同时,竟然生发了一些奇思妙想,若能坐在飞机上观云,那该多美妙啊。几年前,第一次坐飞机却是在夜晚,根本无法看到云的模样,心中难免生出些许遗憾。心中多年的愿望直到去年年底才得以实现。

  去年年末的一天早晨,我们在杭州某机场附近吃过早餐,趁等车去机场的闲暇,观看着那里的景色,天是阴着的,雨下得不大,雨点儿稀稀拉拉,算不上毛毛细雨,倒像是哪位神人在向人间漫不经心地撒着亮晶晶的银豆子似的。树的叶子依旧绿着,蔬菜也依旧绿着,感觉像北方的秋天一样。虽有些凉意,但不浓烈,叫人蛮舒适的。乘车来到机场,坐在候机大厅里耐心等待,天依旧黑乎乎地阴着,雨仍然下着,似乎比先前大了一些,我们心里便有了几分紧张和焦虑,担心雨下大了飞机无法起飞。

  随着飞机的准时起飞,我们心中的焦虑瞬间散去,而天空仍是乌云密布,没有丝毫开晴的迹象。飞机像锋利的锥子一样很快钻透厚厚的云层,飞到了云的上边。刚才,我们还在乌云笼罩的地面,一转眼便飞到了阳光灿烂的高空。这不得不让我佩服人类的伟大了。

  从前看云,是从地面往上看,看到的云高高在上,因而很难看到云的真貌。而坐在飞机上看云,是从高空向下看,看到的云却在脚下,角度不同,所看到云的姿态也自然有了很大的变化。苏轼诗曰: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以前是在云的包裹里,当然不识云真面。而现在,却有了观云的最佳时机和角度。

  我透过飞机的舷窗,看到的却是云的大世界。以前看到“云海”这个词,我体会得不是很真切,私下甚至生出对前人用词过于夸张的嗔怪,而当看到眼前的浩瀚白云时,我觉得没有哪个词比“云海”更形象更生动更传神了。在阳光的照射下,一望无际的茫茫云海,波涛翻滚,银光闪烁,成堆成块的白云仿佛一座座水晶的精美雕塑,将神话里的天宫装饰得气势宏大、富丽堂皇、仙姿绰约。飞机虽然在高速飞行,而我们似乎感觉不到,只有眼前不断变幻的景象,让我确信飞机是在朝着我们的目的地疾飞。白云密集且凸起的地方,像一座座气势磅礴的冰山,如一座座晶莹剔透的玉山,这些冰山玉山几乎撑起了云海的大半江山。偶尔也能看到一团乌云浮在无际的白色云海里,像黑色的海岛一样飘摇着,仿佛随时都会被吞噬似的。白云大概和人一样,是喜欢群居的,它们看起来像炊烟一样,袅娜,飘渺,没有一点重量,但当它们亲亲密密地聚在一起时,便会越来越重,落到地上也就成了雨。我看见云也有落单的时候,这样的云像顽皮的孩子,常常游离于云海上空,一丝丝、一缕缕,像披在天女肩上的白纱巾一样线条柔美、姿态飘逸,在它们的脸上似乎看不出因落单而焦急、慌张的神色,显出的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从容与安详,可能它们心中有底,早晚会找到家的,因为云海舍不得抛弃自己的每个子女啊。

  快到目的地时,飞机已越过云海,俯瞰辽阔富饶的江南大地,我忽然想起作家孙广举的名篇《云赋》里的句子:无云何来雨,无雨何来五谷丰登、牛肥马壮、新房林立……云,不仅姿态娇美,而且堪称一切生命的源泉,她像天地一样值得赞颂和敬畏!

责任编辑:崔旭

图片新闻

热点排行

电话(传真):0421-5823953 投稿箱:bpxwzxwz@163.com 主办: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
备案/许可证编号:辽ICP备10206907
版权所有:怎么能赢金博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