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炜东/摄

  白石犖确,皓皓粼粼。混沌之世,羲皇之民。耕足息壤,道法天真。濯沧浪以振衣,攀松柏以伐薪。听鹿鸣以为友,顾雁行而知春。翛然之风,蔼蔼自远;廓尔其志,皎皎思纯。漱白石者,迹近仙侣;号白石者,代出才人。则白石形之于歌咏者久矣,是以大块为宰,天地为亲。

  水何澹澹,石何离离。风景不殊,往事可追。寻颛顼之墟,秋云霙霙;望棘城之野,芳叶弥弥。远水崇山,曾见慕容鸣镝,魏武赋诗,素弗墓冷,阿干歌悲。自三燕以还,冯浮沧海,辽浚金池,金挥玉版,元镌丰碑。乃有尹湛纳希氏,凌一层楼发啸咏,成泣红亭诉幽奇。泪犹堕八角之井,文可立百世之师。则略言地灵而人杰,慕舜而希颜者,可使华章记之,青史志之,结驷登之,勒石铭之。

  夫吉光片羽,见一时之鼎革;文谟武略,待千秋之月旦。切云崔嵬,长河汗漫。载德载物,以彰以焕。世纪之交,广兴水利,斯民皆古之愚公,振臂则上于霄汉。穿壑运斤,谷应陵迁;舍田移家,龙驯鱼贯。疏凿之工,大禹其赞,水库之雄,辽西之冠。乃有嘉名得此白石,芳蕙播于峭岸。

  壮哉!白石之初开,是古果龙鸟石破天惊之年,亦有白垩纪之化石,命其名曰圣贤。及白石之竣也,有惠风时披,天鹅偕至;平湖潋滟,谢客联翩。政令清和,千帆竞渡;大道夷敞,百业争先。故古人言鸿鹄之兆,信不虚焉。会律回谷暖,景星晴丽;雪融冰坼,草木丰妍。众鸟翔集,适此乐土;万虑空澄,怀此宿缘。因知鸿蒙开辟,社稷隆盛,应于一山一水,一饮一啄,莫不顺乎自然。长堤怀苏,濠濮间想;岩云锁钥,隐映如仙。欸乃一声,川流百脉,则有归鸟随波,高士扣舷。水天一色,风月无边。于是歌曰:浩浩者水。育育者鱼。坐白石而望远兮,招天鹅以安居。

  注释:

  犖确:石嶙峋貌,唐·韩愈诗:“山石荦确行径微,黄昏到寺蝙蝠飞。”

  羲皇:即伏羲氏,代指上古时代。

  息壤:“息”为生长之意;息壤,就是指能自生之土壤。

  翛然:形容超脱自在的样子。

  廓尔:省悟。

  李叔同手书:问余何适,廓尔忘言。

  皎皎思纯:纯洁无暇。

  漱白石:古人诗文中多有此语。

  如孟郊诗:碧濑漱白石,翠烟含青蜺。代指幽境。

  号白石:古人有宋姜夔号白石道人,近者有画家齐白石。

  大块:大自然; 《庄子·齐物论》:“夫大块噫气,其名为风。”宰,主宰。

  此节写白石之字、境和白石之名的由来。

  颛顼之墟:颛顼为传说中五帝之一,北票有其故墟,在大凌河流域。参见“棘城”。

  霙霙:音“英”,如花之貌。

  棘城:大棘城,又名棘城,被认作是”颛顼之墟“。始见于北魏崔鸿所著《十六国春秋·前燕录》:“棘城之东”。大棘城故地今考在北票市章吉营子乡三官营村附近。

  慕容鸣镝:慕容为前燕之皇族,慕容廆、慕容皝等拓建前燕。

  魏武赋诗:曹操东征乌桓,过境内,有《观沧海》诗。

  素弗墓冷:北燕宰相冯素弗墓,在北票境内,为当年全国考古十大发现之一。

  阿干歌:著名鲜卑族诗歌。以上代指北票三燕文化各个阶段。

  冯浮沧海:北燕皇室冯氏浮海投宋,至高州,与当地土族冼夫人联姻,遂成岭南文化始祖。

  辽浚金池,金挥玉版,元镌丰碑:略述三燕其后之北票历史。川州城池,自辽至元,历经修筑。

  慕舜而希颜者:舜,大舜。颜,颜回。

  隋人诗:慕舜匪高,希颜可陋。此处指仰慕圣贤的来者。

  此节写北票历史。

  吉光片羽:指前朝文物遗迹。

  月旦:品评。

  此节略叙白石水库之宏伟工程。

  白垩纪之化石:指圣贤孔子鸟。

  谢客:南朝谢灵运好山水,此处代指游客。

  夷敞:平坦宽敞。

  鸿鹄之兆:古人以鸿鹄为吉鸟。而白石水库完工后,生态环境极佳,为天鹅等候鸟的自然栖息地。

  长堤怀苏:苏轼筑西湖长堤以惠民。

  濠濮间想:《世说新语》“会心处不必在远,翳然林水,便自有濠濮间想也”。此处有放怀山水之意。

  欸乃:橹声。船歌。

  育育:灵动自如。此节写天鹅湖之胜景,展望国泰民安。

责任编辑:崔旭

图片新闻

热点排行

电话(传真):0421-5823953 投稿箱:bpxwzxwz@163.com 主办: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
备案/许可证编号:辽ICP备10206907
版权所有:怎么能赢金博棋牌